Xenical羅氏鮮姐妹藥 美國低劑減肥藥Alli 網路藥局可賣 價格與羅氏鮮相仿

台灣即將出現第一個減肥指示用藥!基於減肥藥物的龐大商機,國際藥廠引進了「低劑量減肥藥」(Alli),由於劑量減半,安全性較高,未來將以指示用藥型態上市,民眾不用到醫院掛號、看診、拿處方籤,即可在網路藥局或者藥店購買。

衛生署藥政處今天審查Alli的安全性及相關配套措施,一般預料,如果仿單記載清楚,而藥師能提供正確用藥宣導,民眾不久後即能在西藥房購買此藥。

Alli一旦正式上市,將成為國內第一個通過衛生署核準、可在藥局販售的減重指示用藥,在國內減肥藥物市場投下震撼彈。

衛生署藥政處副處長劉麗玲表示,雖然安全性較高,但指示用藥也是藥物,絲毫馬虎不得,尤其是以減肥為適應癥的藥物,更需審慎,必須有妥善的配套措施。

歐美、日本等國都強調民眾的自我照護能力,藥物取得的便利性,只要有完善配套措施,許多藥物都能在直接藥局販售。例如,藥廠提供一份簡單易懂的仿單,讓使用者清楚瞭解藥物可能帶來的副作用,藥師也能好好宣導正確用藥資訊。

臺大醫院家醫科醫師黃國晉指出,Alli的主要成分與羅氏鮮一樣,但劑量只有羅氏鮮的一半,通常在飯後服用。劑量較低,但減重效果差了一些。

黃國晉表示,國內一家藥廠打出了第二代羅氏鮮的口號,價格也比原廠藥差不多。再過一段時間,這類減肥藥物售價就會越來越平民。

一文讀懂“先吃藥還是先吃飯”,收下這份正確服藥指南

飯前吃藥還是飯后吃藥?一個小問題,難倒一堆人。

還有些人只知道“空腹吃藥不好”,卻不知有的藥偏偏需要空腹吃。

其實不同的藥物,服用的時間不同,所需喝水量不同,甚至服藥時的姿勢也有講究。

如果服藥方式不對,不僅不利于藥效的發揮,還可能導致各種危險。

《生命時報》采訪權威專家,把你最關心的服藥問題一次性說清楚。

受訪專家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安貞醫院藥事部主管藥師石秀錦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藥事部主管藥師張征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藥事部藥師周辰男

先吃飯還是先吃藥?

空腹、飯前、飯后、隨餐服用,是幾個常見的服藥時間節點。

掌握這幾個吃藥時間點,弄清楚服藥和吃飯的先后順序,可以減少藥物對胃的傷害,同時保證更好的治療效果。

空腹服用

瀉藥和補藥

腹中沒有食物即為空腹,具體來說,飯前1~2小時以前和飯后2~3小時都屬于空腹。

空腹服藥最直接的好處是避免食物影響藥效,利于藥物被吸收和發揮作用。

以下藥物通常需要空腹服:

瀉藥、補益類中藥、頭孢氨芐、諾氟沙星等抗生素。

飯前服

胃動力藥

飯前服用的藥物,是指在飯前15~30分鐘內服用,與空腹有所不同。

某些胃腸道不良反應小、進食后服用會影響其吸收的藥物、保護胃黏膜或者促胃腸動力藥,建議飯前服。

以下藥物通常需要飯前服:

多潘立酮(嗎丁啉)、西沙必利、甲氧氯普胺(胃復安)、抑制胃酸的藥物奧美拉唑等。

飯后吃

大部分藥

飯后服通常是指飯后15~30分鐘服藥,并非飯后馬上吃。

大部分藥物都可以在餐后服用,其目的一是為了減輕藥物對胃腸道的刺激,二是因為有些藥物在餐后服用能夠更好地起效。

以下藥物通常需要飯后服:

刺激胃腸道的藥(吲哚美辛、硫酸亞鐵、苯妥英鈉、甲硝唑、阿司匹林、多西環素等)以及脂溶性的藥物。

隨餐服

部分降糖藥和抗真菌藥

有的藥物說明書里,寫明要在“餐中”或“隨餐”服用,指的是在吃飯的同時服用藥物。 餐中服用的主要目的是增強藥效,充分發揮藥物作用,也有部分是為了減少藥物不良反應的發生,因為隨食物同服或飯后即時服用,能大大減輕藥物對胃腸道的刺激。

以下藥物適合隨餐服用:

阿卡波糖等降糖藥、抗真菌藥物灰黃霉素、某些抗高血壓藥物(如卡維他洛)、某些抗生素(如克拉霉素緩釋片)。

10個常見的服藥錯誤

錯誤1:

把“1日3次”當成“三餐前后”

因為藥品說明書上簡單寫著“1日3次,飯前服用”,所以。一些患者便每日準時在三餐前服藥。事實上,這種方法是錯誤的。

“1日3次”是藥物學家根據實驗測定出藥物在人體內的代謝速率后規定的,意思是將一天24小時平均分為3段,每8小時服藥一次。

只有按時服藥才能保證體內穩定的血藥濃度(血液中藥物的濃度),達到治療效果。

如果把3次服藥時間都安排在白天,會造成白天血藥濃度過高,給人體帶來危險,而夜晚又達不到應有的血藥濃度。

錯誤2:

躺著服藥

躺著服藥,藥物容易黏附于食道壁,不僅影響療效,還可能刺激食道,引起咳嗽或炎癥,嚴重的甚至損傷食道壁。

所以,最好站著或坐著服藥。

錯誤3:

干吞藥片

一些患者為了省事,在服藥時不喝水,而是直接將藥物干吞下去。

其實,這也是非常危險的:一方面,可能與躺著服藥一樣損傷食道,甚至程度更嚴重;另一方面,沒有足夠的水來幫助溶解,有些藥物容易在體內代謝后引起結石,例如復方新諾明等磺胺類藥物。

錯誤4:

將藥片掰碎或以水溶解后服用

有些人自己“吞”不下藥或怕孩子噎住,就自作主張地把藥掰碎或用水溶解后再服用,這樣不僅影響療效,還會加大藥物的不良反應。

所以,除非醫生特別吩咐或藥物說明書上標明,否則不要這么做。

以上針對西藥,不過服用中成藥時則有所不同。

例如:常見的大粒丸劑,就應該用清潔的小刀或手將藥丸分成小粒后用溫開水送服。為加速產生藥效,還可用少許溫水將藥丸搗調成稀糊狀后送服。

錯誤5:

用飲料送服

牛奶、果汁、茶水等各種飲料都會與藥物發生相互作用,可能影響療效,甚至導致危險。

正確的方法是:用溫度適中的白開水送藥。

3種特殊情況:

以淡鹽水送服六味地黃丸、杞菊地黃丸、知柏地黃丸等中成藥;

以熱姜湯送服藿香正氣片、香砂養胃丸等中成藥;

以熱米粥送服調理脾胃的中成藥。

錯誤6:

對著瓶口喝糖漿

這種情況尤其多見于喝糖漿。一方面容易污染藥液,加速其變質;另一方面不能準確控制劑量,難以發揮最佳藥效。

錯誤7:

同時服多種藥,發生相互作用

多藥同服,藥物之間的相互作用就很難避免,甚至會引起一些意想不到的麻煩。

意外懷孕也許不是漏服避孕藥,而是服用避孕藥的同時服用了抗結核藥物,導致避孕藥失效;

甘草片等止咳藥,可能影響心臟病藥物的療效。

所以一定要主動向醫師或藥師咨詢,但切記不可自行隨意停藥或換藥。

錯誤8:

喝水過多

服藥后喝水過多會稀釋胃酸,不利于對藥物的溶解吸收。

一般來說,送服固體藥物1小杯溫水就足夠了。止咳糖漿等藥品,建議服用后5分鐘內不要喝水,以免影響療效。

錯誤9:

服藥后馬上運動

和吃飯后一樣,服藥后也不能馬上運動。因為藥物服用后一般需要30~60分鐘才能被胃腸溶解吸收、發揮作用,其間需要足夠的血液參與循環。

馬上運動會導致胃腸等臟器血液供應不足,藥物的吸收效果自然大打折扣。

錯誤10:

服藥期間不注意飲食禁忌

不合理的飲食會降低藥效,嚴重的還可能危及生命。如服止痛藥后喝酒可能傷肝。

成本5毛膠囊搖身變成數百元減肥藥 含有毒成分

21日,長沙市公安局舉辦食藥環打擊犯罪的專題新聞發布會,現場展出查獲的假藥

成本價僅5毛一顆的膠囊,換個包裝,搖身一變成為數百元一瓶的減肥藥;晝夜不停工的物流點,竟然是假煙的發售中心……12月21日,長沙市公安局舉辦了食藥環打擊犯罪的專題新聞發布會,會上通報了全市公安機關今年以來成功偵破的食藥環犯罪典型案例。據介紹,今年長沙公安食藥環偵查部門共計偵破食品、藥品領域刑事案件58起,其中公安部督辦大要案件7起,共抓獲犯罪嫌疑人287人,移送起訴205人。

快遞點晝夜不休運輸假煙

寧鄉市公安局食藥環大隊民警李勇飛介紹,今年3月,寧鄉公安機關偵查發現,犯罪嫌疑人鐘某某多次通過貨運方式從福建漳州分批運送大量假煙到寧鄉,寄存在肖某某租用的沙河市場一倉庫內。他們利用事先從申通、中通、圓通、百世匯通這四家物流公司領取的52000張快遞單,將假煙進行分類包裝,再安排門某某、肖某某等人將打包好的假煙運到快遞公司發貨。

李勇飛介紹,鐘某某安排快遞點晝夜不休加班加點發貨。3月18日,專案組在申通快遞公司當場抓獲犯罪嫌疑人鐘某某和肖某某,查獲已貼快遞單號的卷煙5111條,案值189萬元。另在中通快遞公司查獲已貼快遞單號的卷煙3998條,案值152萬元;在鐘某某、肖某某等人租用的倉庫內查獲已貼圓通快遞單的卷煙8998條,未貼快遞單號的卷煙2600條,共計20707條,案值754萬元。經省煙草局鑒定,查獲的卷煙均為偽劣香煙。目前,該案6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非法經營被移送起訴。

網銷減肥藥含有毒成分

食藥環支隊二大隊大隊長馬汀介紹,今年4月,食藥環支隊查到,犯罪嫌疑人孫某經營的淘寶店涉嫌銷售假減肥藥,隨即立案偵查。通過對孫某網店銷售的減肥膠囊“CHARM-瞬纖”檢測,發現其中含有國家明令禁止的有毒成分“西布曲明”。

在展臺上,記者看到用塑料袋、塑料瓶及金色小瓶裝好的膠囊顆粒。“里面的成分都是一樣的,換個包裝售價就不一樣了。”馬汀介紹,塑料袋裝的膠囊,成本僅5毛錢一顆。最貴的是金色小瓶包裝,60顆售價400元以上。9月28日,專案組抓獲孫某等9名犯罪嫌疑人,搗毀一個制假窩點和九個網絡虛擬店鋪,查扣散裝成品假藥膠囊5萬余粒,半成品假藥膠囊殼5萬余顆,查扣化學合成原料一百余公斤,及大量包裝工具和包材,涉案金額達兩千余萬元。????

驚呆了!“進口”知名減肥藥,竟產自臟亂農家院!

在減肥圈,“舒立輕”是一款知名度極高的減肥藥,全英文的說明書,產地標注為德國,一些減肥達人昵稱其為“小舒”。誰能想到,這樣一款“高大上”的減肥藥,竟出自偏遠村落臟亂的農家小屋里。

近日,在江蘇省公安廳食藥環總隊的全程指導下,蘇州市公安局破獲一起公安部督辦的特大假減肥藥案。從購置機器、原料再到全國銷售,這款假藥是如何繞開層層監管暢銷全國的?“新華視點”記者進行了追蹤。

“進口”熱銷藥實為農家小院生產

在百度上輸入“舒立輕”三字,立刻會跳出8萬多條搜索結果。其中既有銷售“官網”,也有消費者交流的“貼吧”,有的“貼吧”跟帖達11萬之多。

“在微信圈它的知名度更高,至于這個品牌到底從何而來,至今沒人能說清楚。”主辦此案的蘇州市公安局相城分局太平派出所民警趙辰曦說,“號稱是德國很流行的藥,但是,我們托人在德國藥店并沒找到這款藥。而在國內是肯定不允許銷售的,因為藥品進口名錄里沒有這款藥。”

市場上的藥從何而來?2016年10月,阿里巴巴平臺治理部打假特戰隊在線監控,注意到這款減肥產品,檢測發現含有非法添加物西布曲明。于是,將線索推送至公安部,最終此案交由蘇州公安承辦。

“藥品包裝之精美與生產環境臟亂,形成巨大反差。”趙辰曦說。警方的視頻顯示,藥品生產的地點,是在徐州市豐縣一個偏遠村莊的農家院落。房屋由黃磚砌成,內部雜亂無章,生活用品與制藥的主、輔料堆放在一起,地上到處是散落的藥粉,還有部分藥粉盛放在兩個敞口的小盆中。

犯罪嫌疑人、“生產者”劉某稱,其坐鎮石家莊遙控指揮徐州的錢某生產。

蘇州市藥品檢驗檢測研究中心對犯罪嫌疑人生產的“舒立輕”進行檢測,發現藥品中有鹽酸西布曲明成分,每公斤含量為2685.7毫克,按相關法律規定確認為假藥。鹽酸西布曲明是中樞神經食欲抑制劑,具有抑制食欲作用,副作用大,可能導致高血壓、心率加快、厭食、肝功能異常。2010年,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已宣布國內停止生產、銷售和使用西布曲明制劑和原料藥。

更危險的是,為追求效果和口碑,犯罪嫌疑人不斷隨意增加西布曲明含量。劉某向警方供述,一開始,每粒膠囊含25毫克“西布曲明”,后逐步加到40毫克,最后是50毫克。每次調整成分配比,劉某會讓錢某試吃,確認吃后口干口渴、無食欲,才快遞給下家。除了“舒立輕”,他們還生產“健之達”“百秀纖”兩款品牌的減肥藥。

這是在徐州豐縣假藥生產現場查獲的生產設備
這是假藥生產現場

有犯罪嫌疑人平均每月銷售10萬余元,利潤堪比販毒

在這起案件中,蘇州市公安局最終查獲生產、銷售假減肥藥的犯罪嫌疑人共11人。

來自河南、在蘇州打工的王某稱,她最初是幫人從網上代購減肥藥,后來發現市場需求大,從2016年4月份開始自己銷售各種減肥藥。她在淘寶設立了網店,但主要還是通過微信私下交易。她還將弟弟、姐姐兩家人帶入共同“致富”。

王某銷售的減肥藥品牌很多,有不同的來源,劉某只是其上家之一。而劉某的藥品銷售至全國20多個省份,王某也只是其下家之一。

“整個銷售網絡錯綜復雜,且都使用匿名、假名,查清難度極大。”趙辰曦說,“在王某家中,我們查獲的發出的快遞單就有上萬份,但這也只是整個案件的冰山一角。”

目前,警方的證據顯示,劉某制售假減肥藥不到7個月,銷售額高達73萬余元,平均每月10萬余元。王某本人9個月銷售額高達120萬元,而其整個家族銷售額約200萬元。

“犯罪嫌疑人沒給我們留下賬目,這是6位辦案人員花費一個多月,通過微信、支付寶聊天和交易記錄整理核實的交易額。”蘇州市相城公安分局太平派出所所長李華章說,“實際銷售額可能遠高于警方所能核實的額度。”

“假減肥藥的利潤堪比販毒。”蘇州市公安局環境與食品藥品警察支隊副支隊長田偉說,以“舒立輕”為例,犯罪嫌疑人王某從劉某處購買,最初是68元/瓶,她一般加價一倍,以130元/瓶的價格售出。后來,劉某將價格降至25元/瓶,王某也適當降價,但最低也要75元,是進價的3倍。

生產假減肥藥的嫌疑人劉某原來也是做轉手生意的,嫌利潤不夠高,轉而自己生產。假減肥藥利潤有多高?警方告訴記者,劉某購買膠囊殼每萬粒僅100多元,生產一瓶“舒立輕”給錢某工錢僅1元/瓶,而其售價少則二三十元,多則五六十元。嫌疑人劉某和錢某生產了多少假減肥藥已難以統計。警方從劉某付給錢某的工錢推算,總共十多萬瓶。

網絡支付+快遞輕松繞開監管

此案主要嫌疑人劉某27歲,大學畢業,之前從未接觸制藥。錢某是一名47歲的農民,初中文化。他們是如何大量制假、販假的?

據了解,劉某先是百度尋找到賣膠囊殼的網友“小精靈”,然后加微信聯系,不需要提供任何資質,不需要做任何說明,即可購買。接著又百度找到網友“海誠”,將要仿制的藥品外包裝平面設計圖和產品說明書發給對方,同樣不需要資質證明和說明,就可讓其生產。

防偽標識也能從網上輕松搞定。劉某找到“龍興奧美”,要求其生產三款藥品的防偽標識。對方沒過問資質和用途,收到模板就答應為其生產,而且還將其中兩個防偽標識上的網址主動改為自己設計的虛假網站,好讓客戶在假網站上查證產品信息。

為了讓膠囊看上去更加飽滿,劉某又找到“廣州紐隆化工”等網友,買了一些醫用輔料。同樣,雙方之間也非常“默契”,不多問,只通過電話、微信、qq聯系,不見面、不簽合同。購買膠囊灌裝機器,對方還來安裝、維修,也同樣“默契”,并不多問。

這是嫌疑人指認產品

?唯一遇到的詢問,來自一個叫“追求”的網友。劉某向其購買鹽酸西布曲明,對方問了一句做什么,劉某毫不避諱,直言做減肥藥。對方不但沒說什么,相反還告知添加劑量。不過,因為效果不夠好,劉某后來又找其他網友購買鹽酸西布曲明。

縱觀整個案件,從購買原料到出售,基本上都是網上來網上去,且一對一私下交易,把傳統的工商、食藥監等監管環節全都繞開。

蘇州市公安局環境與食品藥品警察支隊支隊長顧德勝說:“過去的監管模式在網絡時代不管用了,迫切需要改進。”蘇州警方表示,當前一些社交媒體既有聊天功能,又有支付功能,極易被不法分子利用,迫切需要政府加快構建網上數據管控體系。同時,需要網絡企業擔負起應有的社會責任,配合政府相關部門做好管控,并努力提高對產品和交易的監管門檻。